★贛西文學★
★贛西文學★

《赣西文学》创刊于2007年,民间纯文学刊物,被文友誉为江西第一民刊。。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洛夫的诗(10首)

向下 
作者留言
曲涧清风

avatar

论坛勋章 : 银牌写手
帖子数 : 77
积分 : 4983
注册日期 : 12-07-16

帖子主题: 洛夫的诗(10首)   周三 八月 08, 2012 6:01 pm

  【洛夫简介】洛夫, 1928年5月出生于湖南衡阳。1949年赴台。1973年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英文系。曾任英文秘书、东吴大学讲师。现任中国华侨大学、广西民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现寓居加拿大温哥华。
  洛夫是台湾现代诗坛最杰出、最具震撼力的诗人,素有“诗魔”之称。1954年他与张默、痖弦等共同创办《创世纪》诗刊,并任总编辑。“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和深远影响”。洛夫的诗作,早期受存在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启迪,意象繁复浓烈,语言奇诡冷肃。后期诗风蜕变,重新肯定传统价值,将中国诗学与西方诗学相融合。著有诗集《灵河》、《石室之死亡》、《无岸之河》、《漂木》等28部;诗论集《诗人之镜》等4部;散文集《一朵午荷》、《落叶在火中沉思》等4部;译著《雨果传》等8部;编有《中国现代文学大系?诗卷》等8种。此外还有书画集等多种。
曾获台湾中国时报叙事诗推荐奖、中山文艺奖诗创作奖、吴三连文艺奖及台湾文艺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荣誉奖等多项奖。2005年被台湾诗群票选为10大诗人,名列榜首。2000年在温哥华创作三千行长诗《漂木》,引起两岸三地诗坛的极大关注,出版后除了大量的评论外,并有美国、中国和台湾三篇硕士论文,二篇博士论文专门研究这首长诗。



【烟之外】

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我依然凝视
你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我跪向你向昨日向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雪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金龙禅寺】

晚钟
是游客下山的小路
羊齿植物
沿着白色的石阶
一路嚼了下去

如果此处降雪

而只见
一只惊起的灰蝉
把山中的灯火
一盏盏地
点燃

【因为风的缘故】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日落象山】

好多人在山顶
围观
一颗落日正轰轰向万丈深谷坠去

让开,让开
路过的雁子大声惊呼

话未说完
地球已沉沉地喊出一声


【井边物语】

被一根长绳轻轻吊起的寒意
深不盈尺
而胯下咚咚之声
似乎响自隔世的心跳
那位饮马的汉子刚过去
绳子突然断了
水桶砸了,月光碎了
井的暧昧身世
绣花鞋说了一半
青苔说了另一半

【边界望乡】

说着说着
我们就到了落马洲

雾正升起,我们在茫然中勒马四顾
手掌开始出汗
望眼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
乱如风中的散发
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
严重的内伤

病了病了
病得像山坡上那丛凋残的杜鹃
只剩下唯一的一朵
蹲在那块“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后面
咯血。 而这时
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
飞越深圳
又猛然折了回来
而这时,鹧鸪以火发音
那冒烟的啼声
一句句
穿透异地三月的春寒
我被烧得双目尽赤,血脉贲张
你却竖起外衣的领子
回头问我
冷,还是
不冷?
惊蛰之后是春分
清明时节该不远了
我居然也听懂了广东的乡音
当雨水把莽莽大地
译成青色的语言
喏! 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
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寄鞋】

间关千里
寄给你一双布鞋
一封
无字的信
积了四十多年的话
想说无从说
只好一句句
密密缝在鞋底

这些话我偷偷藏了很久
有几句藏在井边
有几句藏在厨房
有几句藏在枕头下
有几句藏在午夜明灭不定的灯火里
有的风干了
有的生霉了
有的掉了牙齿
有的长出了青苔
现在一一收集起来
密密缝在鞋底

鞋子也许嫌小一些
我是以心裁量,以童年
以五更的梦裁量
合不合脚是另一回事
请千万别弃之
若敝屣
四十多年的思念
四十多年的孤寂
全都缝在鞋底

后记:好友张拓芜与表妹沈莲子自小订婚,因战乱在家乡分手后,天涯海角,不相闻问已逾四十年;近透过海外友人,突接获表妹寄来亲手缝制的布鞋一双。拓芜捧着这双鞋,如捧一封无字而千言万语尽在其中的家书,不禁涕泪纵横,欷歔不已。现拓芜与表妹均已老去,但情之为物,却是生生世世难以熄灭。本诗乃假借沈莲子的语气写成,故用辞力求浅白。

【登峨嵋寻李白不遇】

门敲过了
寺内无人
一阵山风穿堂而过
飘来一丝丝
吐酒的腥味

桌上横躺着一把空酒壶
一片狼藉
一片遗忘
想必是
为了一首未完成的七绝折腾了半天
终于掷笔而去
留下一张残稿
标题空着
酒杯空着
与尔同销万古愁
愁也空着
空如你那袭被月光洗白的长衫

黄河之水天上来
是酒该多好
莫使金樽空对月
无非是酒瘾犯了的藉口
曾被说成飞扬跋扈的诗雄
但在夜郎的日子
夕阳下
你紧紧抱住自己硕长的影子
就怕它消失
写清平调的心情不再了
寂寞有时,草蛇般
猝不及防地从脚底蹿起
白发与明镜之间
突然发现少了那么一段美学距离
这不就是昨天的事吗?
酒醒后
冒出的第一个句子就如此惊人
把围过来的猴群
吓得一哄而散
雨,仍落着
只见雾里飘来一柄油纸伞
仙一般你魅一般
你该回来了,但恕不久候
再等下去
就会耽误我和老杜的约会
于是,我顺手抓住
一把湿漉漉的钟声
就那么一荡
便荡回到成都的
杜甫草堂

后记:2005年2月间,应成都市政府之邀前往参加首届“海峡诗会”,其间曾应邀至西南交大讲诗。26日在四川电视台记者陪同下游峨嵋山。入山遇雨,峨嵋秀色尽藏于雾水朦胧中,山寺多处传说均有李白的游踪,但遍寻不着,乃怅然而返。

【苍蝇】

一只苍蝇
绕室乱飞
偶尔停在壁钟的某个数字上
时间在走
它不走
它是时间以外的东西
最难抓住的东西
我蹑足追去,它又飞了
栖息在一面白色的粉墙上
搓搓手,搓搓脚
警戒的复眼,近乎深蓝
睥睨我这虚幻的存在
扬起掌
我悄悄向它逼近
搓搓手,搓搓脚
它肯定渴望一杯下午茶
它的呼吸
深深牵引着宇宙的呼吸
搓搓手,搓……
我冷不防猛力拍了下去
嗡的一声
又从指缝间飞走了

而这时
墙上我那碎裂沾血的影子
急速滑落

长诗【漂木】第二章
“鲑,垂死的逼视”第3节节选

当河谷上空一只鹰鹫
俯冲而下
叼去了
河面上一层薄薄的月光
时间噤声
故事正要开始

我们一旦游进内陆
亚当河变成了滔滔的瘖哑
两岸草色凄迷
雾,比想象中更难掌控
早晨很淡
一到下午便脸色多变,口齿不清
一路也不见激湍飞沫
体温渐失的河水
漂来几片落叶
秋,载浮载沉
水的语言
在危机四伏的浅滩上吞吞吐吐
落叶无言秋堕泪
这种古典式的残酷完全没有必要
路,向天边延伸
险峻与平坦都只是过程
纵浪大化中
喜和忧没有必要
硬说大化中那一粒泡沫是我
更无必要
胆怯没有必要
冷眼横眉没有必要
极终关怀没有必要
为某种哲学而活,或死

没有必要
神在我们的呼吸中
也在
一只吸饱了血的虱子的
呼吸中

敬畏没有必要
过量的信仰有如一身赘肉
虔诚没有必要
在筑构生命花园之前
我们内部
早就铺满了各类毒草
而神
甚么话也没说
我们唯一的敌人是时间
还来不及做完一场梦
生命的周期又到了
一缕轻烟
升起于虚空之中
又无声无息地
消散于更大的寂灭
否定病 没有必要
阻止褪色与老化没有必要
执着,据说毒性很大
当然没有必要
扬弃 没有必要
被扬弃也没有必要
豁达 没有必要
超越 没有必要
魔 黑脸白脸黑脸白脸没有必要
佛 拈花一笑也无必要
短短一生
消耗在搜寻一把钥匙上
根本就没有必要
门 就让它开着
云 就让它飘着




〖烟之外〗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湖南大雪〗

赠长沙李元洛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君问归期
归期早已写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载我渡我的雨啊
奔腾了两千年才凝成这场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岳麓山上
落在你未眠的窗前
雪落着
一种复杂而单纯的沉默
沉默亦如
你案头熠熠延客的烛光
乍然一阵寒风掠起门帘
我整冠而进.直奔你的书房
仰首环顾,四壁皎然
雪光染白了我的须眉
也染白了
我们心之中立地带
寒暄之前
多少有些隔世的怔忡
好在火炉上的酒香
渐渐祛除了历史性的寒颤
你说∶
酒是黄昏时归乡的小路
好!好!我欣然举杯
然后重重咳了一声
带有浓厚湘音的嗽
只惊得
窗外扑来的寒雪
倒飞而去

你我在此雪夜相聚
天涯千里骤然缩成促膝的一寸
荼蘼早凋
花事已残
今夜我们拥有的
只是一支待剪的烛光
蜡烛虽短
而灰烬中的话足可堆成一部历史
你频频劝饮
话从一只红泥小火炉开始
下酒物是浅浅的笑
是无言的唏嘘
是欲说而又不容说破的酸楚
是一堆旧信
是嘘今夕之寒,问明日之暖
是一盘腊肉炒《诗美学》
是一碗鲫鱼烧《一朵午荷》
是你胸中的江涛
是我血中的海浪
是一句句比泪还成的楚人诗。
是五十年代的惊心
是六十年代的飞魄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沙沙之声
嘘!你瞿然倾听
还好
只是一双钉鞋从雪地走过

雪落无声
街衢睡了而路灯醒着
泥土睡了而树根醒着
鸟雀睡了而翅膀醒着
寺庙睡了而钟声醒着
山河睡了而风景醒着
春天睡了而种籽醒普
肢体睡了而血液醒着
书籍睡了而诗句醒着
历史睡了而时间醒着
世界睡了而你我醒着
雪落无声

夜已深
你仍不断为我添酒,加炭
户外极冷
体内极热
喝杯凉茶吧
让少许清醒来调节内外的体温
明天或将不再惊慌
因我们终于懂得
以雪中的白洗涤眼睛
以雪中的冷凝炼思想
往日杜撰的神话
无非是一床床
使人午夜惊起汗湿重衣的梦魇
我们风过
霜过
伤过
痛过
坚持过也放弃过
有时昂首俾睨
有时把头埋在沙堆里
那些迷惘的岁月
那些提着灯笼搜寻自己影子的岁月
都已是
大雪纷飞以前的事了
今夜,或可容许一些些争辩
一些些横眉
一些些悲壮
想说的太多
而忘言的更多
哀歌不是不唱
无奈一开口便被阵阵酒嗝
逼了回去

江湖浩浩
风云激荡
今夜我冒雪来访
不知何处是我明日的涯岸
你我未曾共过
肥马轻裘的少年
却在今晚分说着宇宙千古的苍茫
人世啊多么暧昧
谁能破译这生之无常
推窗问天
天空答以一把澈骨的风寒
告辞了
就在你再次剪烛的顷刻黑暗中
我飞身而起
投入一片白色的空茫
向亿万里外的太阳追去
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巨石之变〗




灼热
铁器捶击而生警句
在我金属的体内
铿然而鸣,无人辨识的高音

越过绝壁
一颗惊人的星辰飞起
千年的冷与热
凝固成决不允许任何鹰类栖息的
前额。莽莽荒原上
我已吃掉一大片天空



如此肯定
火在底层继续燃烧,我乃火
而风在外部宣告∶我的容貌
乃由冰雪组成

我之外
无人能促成水与火的婚媾
如此犹豫
当焦渴如一条草蛇从脚下窜起
你是否听到
我掌中沸腾的水声




我抚摸赤裸的自己
倾听内部的喧嚣与时间的尽头
且怔怔望着
碎裂的肌肤如何在风中片片扬起

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
射精
那满山滚动的巨石
是我吗?我手中高举的是一朵花吗?
久久未曾一动
一动便占有峰顶的全部方位




你们都来自我,我来自灰尘
也许太高了而且冷而无声
你们把梯子搁在我头上只欲证实
那边早就一无所有

除了伤痕
忽然,如眼睁开
我是火成岩,我焚自己取乐
所谓禁欲主义者往往如是
往往等凤凰乘烟而去
风化的脸才一层层剥落




你们说绝对
我选择了可能
你们说无疑
我选择了未知

你们争相批驳我
以一柄颤悸的凿子
这不就结了
你们有千种专横我有千种冷
果子会不会死于它的甘美?
花瓣兀自舒放,且作多种暧昧的微笑




鹰隼悬于崖顶
大风起于深泽
鹿追逐落日
群山隐入苍茫

我仍静坐
在为自己制造力量
闪电,乃伟大死亡的暗喻
爆炸中我开始苏醒,开始惊觉
竟无一事物使我满足
我必须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




万古长空,我形而上地潜伏
一朝风月,我形而上地骚动
体内的火胎久以成形
我在血中苦待一种惨痛的蜕变

我伸出双臂
把空气抱成白色
毕竟是一块冷硬的石头
我迷于一切风暴,轰轰然的崩溃
我迷于神话中的那只手,被推上山顶然后滚下
被砸碎为最初的粉末


井边物语


被一根长绳轻轻吊起的寒意
深不盈尺
而胯下咚咚之声
似乎响自隔世的心跳
那位饮马的汉子刚刚过去
绳子突然断了
水桶砸了,月光碎了
井的暧昧身世
绣花鞋说了一半
青苔说了另一半
被人端出冰箱
化为一淌水好


_________________
在濒临死亡的存在的那些瞬间里,你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值得去爱。当清醒的时候,你感受到世界的残酷;其中有你全部不可推诿的过错;你的诗歌只是一个不圆满的赎罪。——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洛夫的诗(10首)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贛西文學★  :: ★館藏詩歌★ :: 漢詩經典-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