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西文學★
★贛西文學★

《赣西文学》创刊于2007年,民间纯文学刊物,被文友誉为江西第一民刊。。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春行进(组诗)

向下 
作者留言
姜了



帖子数 : 12
积分 : 4234
注册日期 : 12-07-25

帖子主题: 春行进(组诗)   周四 八月 16, 2012 2:28 pm

春行进(组诗)

姜了

鸟鸣即为下酒菜

我在荒芜
离春离到远
酒一喝
内心就喝荒凉
鸟是从春那里飞来的
带有春的骨肉
鸟鸣鸣出春色
就着鸟鸣下酒
酒浸满春色
在身体里化为春水
酒不停地喝
鸟鸣不停
我春色满心


大布衣

用一块大布做一件大风衣
做一件大氅也可以
穿上大风衣或披上大氅
我是大布衣
看桃花,饮春风
桃花大布衣,醉鬼大布衣都不错
除此之外
我还能做怎样的大布衣


春风桃花煞

春风先叫桃花,桃花提前到达
要是春风叫不出桃花
叶来了只能发愣
桃花打开,打开前世
桃花煞。隐约有雷声
惊而不醒
桃花,桃花,嘴里有你滚动
春风调出桃花之浓情
望桃花望到贫血
叶早到很长时间了
桃花来而不走,长驻枝头
母仪天下也不行
春风扫落桃花,花瓣般碎语一地


春阳

女人坐在地头,信赖土地广阔无边的身体
种子刚播撒完
垄被压实
女人把身子与劳累一块撂在地上
说几句话闲聊
女人都敢在地上坐很久
好像她们当中没有来事儿的,也没有出月子不久的
日头凝神天空,久久不动,它从不计较时间
小孩子跑跳玩耍。大地有胸怀
但不知道怎么抱抱他们。大地也会任凭孩子胡闹
视孩子们都为己出
男人冲大树撒尿
树根狠命潜行土里,决不想暴露一下
男人女人出屋一天了,拿出身体在大地的身上劳作
他们叫上孩子带好各自的身体农具回家


油腻的响动

素芽、素花、素叶,从草本之身木本之身而出
种子

素心在泥土的质朴里
萌发到外面,无疑是一场素面朝天
喝劣质酒吃肥肉,我是乱动的一块油腻
我到处晃动,油腻混浊已在血里
心房心室的血用到缺少血色
油腻到心烦
油腻到郁闷堆积,我长满疙瘩、颗粒
我晃进春天,烦躁出很大响动
一台脱粒机却提早开出来
不知道是去检修还是冲我来的
不管怎样,顺手把我狠狠脱粒一下也好
脱粒机轰响,脱粒一块油腻,有更大响动


和春天说几句


我所知道的春天有几十个了
我来时,春早来了。我不在,春天还来
春往出拿芽拿苞拿骨朵儿
我生想法,生病。长块垒,但不好拿出
鸟能把鸟叫声随意往出拿
老春,该老道的可以了
我当人也该当到劲道的可以了


种小土路

用脚用蹄子用爪子
拿车辙在荒草甸子种小路
小路种出来,长到清晰,但向远模糊
那是小路往长长
车辙中间,草、野菜还往出冒
路两边也是。野花也是
它们不是种出来的
秧苗是种出来的
秧苗在小土路两旁不远处铺展
没受阻拦的话,就铺展到房屋跟前
河流、树林会隔断它们一下
它们越过去就行了
房屋有的刚种出来
有的长几十年了
小土路没有长到慌乱的
也就是说,没有愣神儿、不知去向的
在荒野深处也不慌乱
小土路往村子往人家那里长
停身人间烟火里

早春的风

风混合阳光,在外面很舒适
像胃感受着微热的粥
有时风加紧弄几下
但心脏依旧在体内伟大,不会向左再偏移一点
也不会打乱钟摆的摆动
荒草燃烧的气味飘过来,若留意可以有所咀嚼


早春,平原上的一匹马踏出波澜

平原足够大,一匹马有驰骋的天下。一生的平淡
轻易在平原上铺展不完
早春,上马尽情加鞭
一蹄子一蹄子一时踏出波澜。长时间跑下去
身下的马,肚腹加大起伏,春色渐渐踏出

春天,地上英雄,林子里有鸟

天好到没法再好时,天上的蓝滴到鸟脑袋上
林子里有的鸟,脑袋是蓝的
有的鸟啄火
把火涂抹羽毛上
林子里有的鸟身上是红的
林子里有的鸟飞窜、蹦跳
在林间空地,灵动到爪子像在踩弹琴键
天上神仙不往地上掉
地上英雄不往天上跑
地上的英雄长不出羽毛和翅膀
地上英雄只能想想
想到很多,把复杂的想到简单
单纯到极点,就有极大的快活
在地上、在人间、在众生中,历经复杂
获得极大快乐的人就是英雄
地上的英雄,想飞飞不上天决犯不上失落

春行进

有留守到今春的。春行进到一定时候
都出来聚首
拨动老弦,老调重弹必是今春的风味
各有各的想法
水,心之力,尽情去抵达
新的疆域将有另一番春
真气充盈经络
春行进,最好没有停滞的事物
全部允许长成大身体
天黑后,提上童心般的灯盏行走。有翅膀的
就开在空中
潜行在泥土里的,也没被忽略
春行进到一定程度
沸腾,盛开,飞翔,沉醉:都在进行各自的加速度

春机器

春天机器开动
不管是谁打开开关的
各自的马达不停歇才好
春天药厂歇业才好
春天答应过,到春天来
不用药,春包治所有病
春,阳自地下、身体深处往出生发
阳在春天称霸天下
别说阴毛般的委屈和阴郁
春敢于穿热裤热背心走动
春天般的浓汁熨帖到肠胃
春天还要开动更多机器
春天,机器厂全空了
机器们在春夜里也不消停
人在春天难成主角

惊蛰

群虫蛰伏到季节,欲有一场动,却难突破自身
狂涌也不能狂暴成兽群
雷实则隐身进猛禽体内
空中翅膀热烈
躯体接近于炭的,不轻易明确要被点着
是屈从,时间时时前来抚弄
但韧者是在被雕塑
惊蛰前失眠
惊蛰后还是起身上路
架上身体,生小火,无需说出只笑看

春江花月夜

有孩童的嗓音般清亮,夜晚落座后,绿意渐趋暗淡
月光镀亮江水不可不赴约的路
甚至月光弯曲,到心上撒下小钩子
盼望被钩起,再遥远也能在月上相聚
花香在春意月色里醉到拂荡
余韵绵绵,月行一夜,拨弄世间种种丝弦之心将暂停



姜了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angzhenkai

姜了通联:(114100)辽宁省台安县第二高级中学物理组 姜振凯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曲涧清风

avatar

论坛勋章 : 银牌写手
帖子数 : 77
积分 : 4503
注册日期 : 12-07-16

帖子主题: 回复: 春行进(组诗)   周一 八月 20, 2012 11:09 am

这一组厚实耐读,感谢支持!

_________________
在濒临死亡的存在的那些瞬间里,你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值得去爱。当清醒的时候,你感受到世界的残酷;其中有你全部不可推诿的过错;你的诗歌只是一个不圆满的赎罪。——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春行进(组诗)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贛西文學★  :: ★征稿專欄★ ::  詩林吹雪-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