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西文學★
★贛西文學★

《赣西文学》创刊于2007年,民间纯文学刊物,被文友誉为江西第一民刊。。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诗人(8首)

向下 
作者留言
姜了



帖子数 : 12
积分 : 4346
注册日期 : 12-07-25

帖子主题: 诗人(8首)   周六 九月 15, 2012 12:47 pm

诗人(8首)




致某诗人


想我们是一些胃痛也要喝醉的人
想我们是好人也要去流浪的人,想我们不愿蜕皮也是难以光鲜的人
咀嚼苦嘴里不会多说,有点土豆吃就够了。黑暗里埋藏着
一块块的热情,听到上面有人走动,我们不着急呼喊
他们感觉脚下的土地变得温暖他们定然有耐心挖掘
现实闷热,身体容易出虚汗,我们成不了现实的王者


致某诗人


故乡与异国两条蛇纠缠在心头能诞生什么
皮肤快被啤酒浸泡到了,啤酒皮肤有各自的颜色
牙齿间留有白酒,浓烈起来就要被点着
李白的月亮,杜甫的月亮
挂在树梢。时间,越酿越苦的酒
泡黄老照片
一条陌生的蛇爬过


昌耀之死


昌耀跳下楼
从医院的楼上跳下去,摔死。
他不跳楼摔死,他活不到死
他疼到死,他肺坏了
肺坏得疼死他
他不跳下楼摔死,他也疼不到死。他得瘦死
他瘦成孤硬的戈壁
孤绝在人群中
肺坏了,他心是好的。他心是热的
他身体里灼热
灼热到可以从身体深处往身体外面冒熔岩
外面太冷了,很快把熔岩冷成石头
昌耀被自己摔下楼
他在摔一身石头


致昌耀

远离炊烟的湖泊
最孤独之景风光无限

一生走在戈壁上的人
石头永远不能硌硬心

当太阳照耀
还有谁没忘记
抬头仰望


海子之死


身外的天气,时暖时冷
海子在身体里升温
拿太阳、王、姐姐、麦地等等加热
不是他们远离了他,就是他离他们远了
他写更多的诗句,暖和不起来
诗句开始像绷带了
一圈圈绷紧。身上绷满绷带,身体发愣
好在没谁戳穿他的古怪
他在昌平一家酒馆要酒喝
想用他的诗换酒喝
其实是拿绷带换别人酒喝。别人也没受伤
要这玩意干啥
他没喝醉,但彻底醒
身体持续降温
他把自己弄成最冷最坏的天气
他还要把这个最冷最坏的天气销毁掉
他比铁轨冷硬
火车是硕大而有力的王
与王亲近,不大生就大死


致海子


用你的眼光
打量这个世界
你要沮丧

到处飘着忧郁的阳光
何时能传来天堂的福音

露出你婴孩般的笑容吧
当你举起酒杯
能把几人的苦难饮尽

有人飞远了
世上又少掉一张
纯真的脸


张枣之死


癌是想大活一次,疯狂活
没法平息癌的叛乱
最终无不自生自灭
最大的孩子老大不小
最小的孩子还没出生
出生的,活着死掉。能活下去的有几个
是你身后事。活着的孩子
有没有必要靠近父亲
故乡是贮藏在比较遥远之地的啤酒
想着,去喝不是很方便。去喝
很难再喝出应有的味道
德国要旋转起啤酒的漩涡
吸引啤酒们都奔赴在归乡的路上
你是想让你的孩子四散开去
叫别人养好,孩子们要在别人那里活
孩子们的父亲,也就是故乡,已死去
孩子得有人养活
有的孩子活着,也就是你生前说的有些话还活着


邵春光之死


有自己的版图,自己的河山也有
你的腿沦陷了
曲里拐弯地生活
不能好端端地活就认真地死一下
脑袋差点完全沦陷,身体沦陷半壁山河
生活打的耳光不少了
打到挺歪斜的
没彻底趴下就很不错了
眼看要被生活活埋
你把剩下的干掉
像干掉几瓶啤酒
要孩子般
用钻刀削铅笔,断了再削,一直削
不过大人般的生活
长大了,就是怪物了。长老了,就是老怪物
怪到发射放射线,X光般
弄得世上没的遮掩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曲涧清风

avatar

论坛勋章 : 银牌写手
帖子数 : 77
积分 : 4615
注册日期 : 12-07-16

帖子主题: 回复: 诗人(8首)   周日 九月 23, 2012 7:15 pm

喜欢写昌耀的两首!

_________________
在濒临死亡的存在的那些瞬间里,你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值得去爱。当清醒的时候,你感受到世界的残酷;其中有你全部不可推诿的过错;你的诗歌只是一个不圆满的赎罪。——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诗人(8首)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贛西文學★  :: ★征稿專欄★ ::  詩林吹雪-
转跳到: